馬基維利和魯迅看焦土派的射落海論的心理

來自 | 11 月 24, 2019 | 時事關心, 社會科學研究 | 0 條留言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記得看輕小說《現實主義勇者的王國再建記》,主角相馬一也引用馬基維利的《君王論》,指出人性醜惡的一面。當兩個人遇到一個惡霸,惡霸強迫其中一個人和他勾結欺凌他的友人。

很多人以為那個人不會欺凌朋友,而是會聯合朋友抵制惡霸。馬基維利說不會,因為人性是欺善怕惡,遇惡即降!為了自保,他們會作一萬個正當理由去合理化,正義化自己勾結惡霸痛打友人。

近代的魯迅作品,筆下的《阿Q正傳》,筆下的阿Q遇到惡霸欺凌,也是不敢反抗,而是用精神勝利法說成是「兒子打老爸」,自己就「寬恕」兒子。

焦土派表面大義凜然,其實欺善怕惡

從這兩個作品就可以推斷出焦土派的逢選舉就射落海論,表明看上來理由是大義凜然,其實是欺善怕惡。因為自己無能軟弱,不敢和中共抗衡,自己也只懂做鍵盤戰士,無心持續參與社區民主,所以就作一個正義神聖的理由給自己,安慰自己的弱小心靈,以掩蓋自己欺善怕惡的恥辱感。

其實焦土派的心理結構和藍絲十分相似,都是一種馬基維利所指的強權崇拜,只不過藍絲的強權崇拜是凡強權所做的都正確,都要擁護;而焦土派雖然沒有無恥得說凡強權即正確,但是轉而去瘋狂攻擊一些反對強權的人(先不論這些泛民反對者是否表現好好),以取得「批判民主運動錯失」的大義名份和道德高地,其實是掩飾自己欺善怕惡的懦夫一面,他們批評惡霸只是附庸風雅,但沒有落力行事。

若果你是名實相符的激進派,平日熱心參加民主運動,或者上前線衝過,絕對有資格批評泛民的候選人不夠基進,因而不投票給他們。你們在其他領域為民主做事,我也不能指責。

但是,網上的焦土派大多有兩種,一種是邪教教主,為了樹立自己的名望和掩飾自己的懦弱,因而瘋狂攻擊泛民。有另一種其實只「鍵盤激進民主派」,平日甚少參與民主運動,但是對於政局停滯有怨言,他們又無能力公開、積極參加民主運動對抗中共,只是轉而攻訐泛民辦事不力來以求心理安慰,掩飾自己的無能。

這兩種,就是馬基維利和魯迅筆下所批評的人。

筆者是一個和理非,是一個懦夫,只參與和平遊行,不敢上前線。所以今天區議會選舉一定要出來,票投能踢走保皇黨的人,盡和理非的力量。若果你聽信焦土派的言論,打算把今天一票射落海,請反問自己:平日是否足夠參加民主運動?若非如此,你可能就是馬基維利和魯迅筆下所批評的人:表面大義凜然,實則軟弱和欺善怕惡!或者是邪教教主,借攻擊泛民來博取名利!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仇外本土派盧斯達有資格說甚麼個體民族主義嗎?他們欠民主運動一個道歉!

仇外本土派盧斯達有資格說甚麼個體民族主義嗎?他們欠民主運動一個道歉!

原來,自詡是民主捍衛者的盧斯達和中國的憤青及小粉紅一樣,都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盧斯達曾經攻擊歌手何韻詩為何不接受芬蘭人強姦?原來只要民主路線和盧斯達不一樣,不願意仇恨中國人,就會被盧斯達攻擊?盧斯達的民族主義和中國的憤青及小粉紅竟然無分別?現在民主運動四分五裂,盧斯達這些仇外本土派要負責?好奇就趕緊入來一看!

淺論革命機:翔子錯了嗎?

淺論革命機:翔子錯了嗎?

你如何評論國父的行徑?如果你正面評價國父,但他的行徑和革命機內的指南翔子一樣荒謬,在勢孤力弱的情況下發動反清革命,就像翔子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宣告學園獨立,然後以為到了月球就一切安好。既然兩人的行徑都這樣荒謬,為甚麼人會對國父正面評價,但是把翔子罵得狗血噴頭?怪哉,難道這是思維的謬誤?另外,有誰說過故事一定不能荒謬?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3 年 9 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搜尋欄

Share via
close-link
error: 注意: 尊重啟敢的辛勞創作,請勿複製原文,改以社交媒體分享取代,謝謝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