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問題,專業解決?

來自 | 6 月 23, 2015 | 社會科學研究 | 0 條留言

(曾刊於明報世紀版)

警方錯捕一名自閉症人士,最後在壓力下,倉惶地在半夜抱歉,終於打破「要辦案的警方道歉是天方夜譚」的話,並承諾會改善程序。

於是有人放心了,有作家跳出來說香港警方犯錯已算輕微,勇於改過。她甚至反諷地說受害人若身在美國的話,恐怕受的苦不止於此。

這是香港人自殖民地以來的迷思——「專業問題,專業解決」。香港的大小公共事務交由專家去費心就好了,知識不足的小市民(例如就公共政策發表意見的社運人士)若發表意見,就是存心搗亂,不自量力。

然而,並不是不相信權威,而是當公眾習慣把大小事務交給專家而不去監督,專家也可以闖禍。例如金融海嘯,就是一群叫公眾靠邊站的經濟精英惹出來的,可見有時專業解決不了專業問題。

在上個世紀初,西方的先哲已經警醒世人迷信專家,任由他們操縱公權力,只會墮入更大的專制。德國的社會學家韋伯已經指出,現代化原本帶給世人自由,但是由於很多領域都交由官僚去辦理,結果民眾沒有足夠心力和知識去了解官僚的辦事模式,最後民眾就會陷入官僚制度的鐵籠當中。

去到傅柯研究權力的時候,已經警告世人須要注意專家對群眾的操弄與控制。他提出權力其中意義是強迫,但在法文中,權力的另一個意義是指掌權者行事自由度(彈性)。舉個例,上年七一預演佔中,警方逮捕示威者作調查,是權力的強迫義;但是在示威者被捕後,警方被指刻意拖慢了調查的時間,以設備不足為由不讓被捕者吃飯、上廁所,甚至用繁瑣方法留難律師聯絡被捕者。這都是警察在玩弄權力中的自由度來為難示威者,好便利調查,這就是權力的另一面。

是故傅柯警告,當公眾將公權力專業化且不管,這方面的專家就肆意創造一系列程序、知識、技藝來擴充他們操弄公眾的權力,最後公眾的自由就會受損,儘管這些專家有專業守則。情況就如那些金融從業員以專業角度創造了一系列保證低風險的產品,但最後都覆滅了,釀成金融海嘯。

回到香港,在九十年代時,當局還算克制,這情況不算嚴重。但是自政治環境變化後,加上有前高官在警員面前嘉許部份警員動用權力(彈性義)是「沒錯」,甚至在傳媒面前將警方過分使用權力(彈性義)說為正確,結果上行下效,不少警察不僅濫用權力的彈性,甚至不遵守守則。例如執勤時不佩戴證件;暗角七警調查了半年也無結果;但不少佔領人士就算證據不足也是不停提告,就是因為政府專家掌握了權力的彈性和自由。

這一次美林村捉錯人的案例,也是警方運用了權力的彈性做成了傷害的例子。警察運用了調查時以守則無寫明為由不給受害人吃藥,並非利用調查的彈性來引導受害人創作證供,若果不是因為有其他證供,恐怕又添一筆冤獄。

是故專業問題斷不可以只靠專業解決,尤其是牽涉公權力時。正如有言哪裡有權力,哪裡有反抗,就只能靠大眾和知識分子聯合起來,用知識來武裝自己,去抵抗這個專業鐵籠了。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
《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文章看得滿意,創作有價。坐言起行,「購買」柏楊大學文章資訊服務100元
PayPal購買我的文章資訊服務:
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8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
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大家課金「購買」我的文章,我就可以有更多資源寫更多文章和大家一齊成長,渡過民主的黑暗時光(沒有的可以按likecoin)

Payme支持我

轉數快支持我
Paypal支持我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水珠甜心男孩漫畫書評:顛覆性別定型

水珠甜心男孩漫畫書評:顛覆性別定型

它也顛覆了主流作品給我們對情侶的認知。主流的作品一向是以剛強的男性保護柔弱的女生以主調,但是這個作品卻作出批評,女性氣質不代表弱,有時也更加強大。而且芽衣和司郎是互相幫助的,沒有一方比另一方強勢,這讓我們反思,情侶一定要像文化霸權給我們的認知般,有主從之分嗎?

從陰謀論看左膠敗走的勝利組

從陰謀論看左膠敗走的勝利組

如果城邦運動搞得太厲害,會有變成另一個反資本家運動之虞,所以陳國父誓死不上前線,並且是極力攻擊出來搞示威的人。只要香港人不出來抗爭,資本家(無論中港)就能繼續殖民大計了。總結而言,把左翼鬥垮後,就沒有人出來讓資本家擔心了。還有甚麼讓中共和資本家不安的舉動?難道是唸城邦心經和練陳雲大法?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4 年 6 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搜尋欄

Share via
close-link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