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內聖外王」及新解

1
7128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舉手之勞,免費)!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今天去酒樓吃飯,中間與父母討論青少年濫用信用卡的問題,啟敢指出,這是一個社會問題,而非個人可以獨自承擔責任。母親一口咬定這是個人意志力不足的問題,而非社會的問題。父親更指自己理財有道,所以是其他人「抵死」。我只好不說話了,對著一些有偏見的人,沉默是金。另一個經驗是,啟敢在網上和人辯論司馬懿奪權的問題,啟敢的主張是,司馬懿的野心是被局勢迫出來的,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制度可以讓司馬懿安全地退下來,退下來的結果就是全家滅門,故此司馬懿只能緊握權力不放。不過有些網友堅持只要司馬懿有道德不去搶曹魏的政權,就不會遺臭萬年。

為甚麼總是有些人喜歡把社會問題約化為個人道德的問題?這根本就違反社會科學ABC的理論(即是不可以簡單地將社會問題化約為道德問題)。啟敢想,這是一個文化偏見,偏見的罪魁禍首,可以追溯回儒家的主張:內聖外王——這個思想帶來的禍患是嚴重的,使得中國人缺乏法治的思想,處事流於人治化。(這裡的法治是廣義的,泛指一切制度條文。)

有趣的是,內聖外王此話並非出自儒家經典,而是出自《莊子》。只不過儒家學者認為此話可用於描述孔子思想,所以就引用了。內聖外王的思想可以見於《大學》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與「齊家、治國、平天下」。前者是「內聖」,後者是「外王」。簡單來說,儒家認為只要做好道德修養功夫,就可以以此作為模範來治理社會。故此內聖為本,外王為末。這反映了中國原始哲學,重視道德的面向。

內聖外王認定了只要人能夠做好道德修養功夫,社會問題就不是問題,只是人人恪守道德,社會自然太平。而社會有亂象,就是因為人的道德敗壞所致。這個主張,就是內聖外王的最大缺憾——忽視了社會制度和人的互動,忽視了制度可以讓壞人做好事,也可以好人做壞事。

舉例而言,在全球化下的社會,富裕社會如香港,都在使用發展中國家生產的物品。但是,這些物品大多數都是由發展中國家的血汗工廠所生產,那樣,我們使用這些物品,是否已經是剝削血汗工人的幫兇?儒家的「內聖外王」思想,完全沒有提供解決方法,個人的道德修養在全球化這個體制,完全是蒼白無力。在這個例子下,不僅不能外王,連內聖也不保!只重視道德發展的內聖外王思想,無法解決現代社會的困局。

又例如香港的貧窮問題,如果依儒家的論調,問題只會歸咎於窮人的道德不佳,例如好食懶飛、好逸惡勞,解決方法就是鼓勵窮人修養道德,參加政府的再增值計劃。但是,這裡卻陷入了「責難受害者」的困局,將社會問題的責任歸咎於窮人。其實,有很多社會問題值得問為甚麼香港只有數種行業才是高收入?為甚麼政府縱容炒家炒賣,使得百物騰升,窮人受苦?為甚麼窮人從事的行業的所得收入總是微薄?為甚麼香港的窮人要飽受歧視?為甚麼香港的資源只集中在金融,使得窮人無法一展所長,賺取第一桶金?為甚麼政府要官商勾結,炒賣土地,使得窮人無法置業?這些問題正正是社會問題,儒家那套責難窮人的道德主義是行不通的。

這裡,啟敢沒有責難儒家的意思,只是點出「內聖外王」的論點的根本缺憾。作為古代哲學,有其時代局限性是難免的。即使是歐洲,也要在科學革命後,才萌芽了社會科學,專門探討社會與人的互動,補足古代哲學的不足,故此,亦無須厚責儒家的主張。但是,如果(详情不清楚)新儒家學者仍不就這點問題作出修訂,那就是愚不可及了。而中國人要破除迷思,明白建立法治的重要性。不過,啟敢不是說「內聖外王」毫無價值。

我反而想點出「內聖外王」在現今社會的積極意義。現今的社會彌漫著失敗主義和犬儒主義,人們受制於社會大氣候的制肘,往往對現實的不公和不義妥協。人們行屍走肉地活著,沒有主見。在這個悲慘的氣氛下,「內聖外王」可以是救世良方。內聖,可以指個人的醒覺,醒覺到社會的不公不義,醒覺到個人改變社會的可能,並且了解社會;外王,就是主動走出來進行社會運動,改造社會體制,使社會更加完善。

這方為「內聖外王」的真義。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1條評論

  1. 這裡得指出,我不是認同司馬懿奪取曹魏政權是正確的,我只是歎息如果當時有一個可以保護執政者下台後全家不被滅門的制度的話,那樣司馬懿就無迫切需要奪權。其實古代的宮廷政變完全是權力鬥爭,完全不為人民著想,我不會對成功者或失敗者有任何讚揚或憐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