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豎峰流亡】周豎峰是一個疑似希特勒的1原因 他欠手足一個道歉

【周豎峰流亡】周豎峰是一個疑似希特勒的1原因 他欠手足一個道歉

於畢業典禮高舉納粹手勢,詆毀以和理非形式參加民主運動的民眾,並且多番侮辱爭取中國民主的社運人士的本土派悍將周豎峰,逃亡到加拿大。啟敢不想痛打落水狗,愚以為面對中共這個法西斯政權步步進逼底下,任何人自覺威脅,都應該流亡,沒有義務留在香港被犧牲。 不過,若果以為周豎峰是一個品德高尚的民主鬥士,啟敢就覺得非常荒謬,犯上了非黑即白的謬誤,以為做中共的敵人就是道德高尚。依啟敢愚見,中共和周豎峰只是右翼或者是法西斯陣營的內部鬥爭,一個有權的法西斯逼得一個無權的法西斯逃亡——無論是誰當香港的統治者,香港的民主運動都沒有好下場。...
建議支聯會在六四集會聚集民氣推倒送中條例,不然就是有愧民主運動!

建議支聯會在六四集會聚集民氣推倒送中條例,不然就是有愧民主運動!

現在777和保皇派已定鐵定心要強硬通過《逃犯條例》,先勾結立法會秘書處,強行推舉奴才石禮謙欽點謝偉俊任法案委員會主席,然後想避開七一遊行人數的審判,企圖在快刀斬亂麻在七一前強行通過。泛民若果無強大的民眾動員,恐怕憑議員在立法會孤軍作戰,難以把條例的修訂拖延到七一遊行。 但是保皇黨和777算漏了一點,在七一之前,還有一個六四集會,為民眾集結提供一個機會,若果泛民能夠號召市民在六四集會時,出席就代表反對逃犯條例,那樣就是製造一個強大的集會聲勢,震懾777和保皇黨議員的淫威,要他們認真考慮會否倒戈不支持《逃犯條例》。...
假若,潘霍華在香港被囚終身……

假若,潘霍華在香港被囚終身……

(曾刊於明報世紀版,6月26日) 中共不聽民意,膏立林鄭為新一屆特首。即刻有本土派KOL誑言「七一遊行無用論」,因為不能推翻林鄭,也不能落習大大的面子。 該KOL自稱商人,讓我聯想起亞當.斯密在《國富論》已警告不可讓商人掌政,因為商人只為謀利、目光短小。 然而,若果不以商人的角度看民主運動,又該如何自處?...
民主北定中原日,七一毋忘祭吾軀

民主北定中原日,七一毋忘祭吾軀

本文由本人撰寫,刊於今天明報D4世紀版 今天,又是七月一日。七一,其實是香港的蔣氏父子。在台灣,蔣氏父子屠殺過台灣人,也為台灣人「帶來」了經濟奇蹟。因此,無論崇拜他們為聖人,還是痛斥之為獨夫,都可能各執一詞。 香港,也是如此。這天,對某些保守、成功的人來說,是回歸日;但是,對於受壓迫的人和廣大的青年,卻是淪陷日。我不知道讀到這篇文章的人,是如何看待七一?但你喜不喜歡,我就從淪陷日的角度來訴說七一。...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自從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後,香港除了葉劉和梁錦松下台後,再加上董伯伯腳痛下台,香港就只有沉淪,沒有好過。基層,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產,也不再是天之驕子。只有商閥極盡剝削之能事,繼續搜刮民脂民膏,以充實他們早已爆軚的肚腩。 而梁振英上台,甘願做幕後勢力的兒皇帝,他要的不是齊心治港,而且齊心分贓。從麥齊光十日內墮馬,林奮強無限期休假,然後顧命大臣張震遠也涉及商業欺騙——有云不知其人可觀其友,梁振英的班子不是誠信破產,就是居心叵測,梁振英的能力和誠信如何,可見一斑。...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