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細良疑似重蹈老泛民30多年來的錯誤路線和分析?

劉細良疑似重蹈老泛民30多年來的錯誤路線和分析?

著名的KOL劉細良星期一在其節目三不館放話,說若果當初不是左膠捧梁振英689及林鄭月娥777,香港的形勢就不會如斯惡劣,抗爭運動就能更好佈署。 劉細良重蹈泛民30多年來的錯誤 我認為劉細良這番言論是重蹈泛民主派三十多年來的錯誤路線,因此出現了錯誤的分析和結論。泛民主派三十多年來的路線就是不相信民眾有團結爭取民主運動的本錢,覺得自己天縱英明,要由泛民領導自身,以權術和北京當權者交涉,就能為香港爭取民主。 左翼的策略被劉細良忽略...
子貢看市建局的「囍歡里」和「街坊街里」

子貢看市建局的「囍歡里」和「街坊街里」

市建局在之前為把喜帖街改名為「囍歡里」,然後再為觀塘重建區改名為「街坊街里」。結果惹來一致的痛罵和批評。我認為問題的徵結並不在於市建局改的名字太衰,而是因為這個政府多行不義,所以連改一個小小的名字也被炮轟。 假若市建局的同仁哀怨他們的創意受到抹殺,我就贈予他們《論語》中《子張篇》的一句: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翻譯成白話,則是這樣說:「商紂的惡行,不像現在傳說的這麼嚴重。所以君子討厭處在下游,以免天下一切壞事都算在他身上。」...
從勞思光看中共、愛港力、林老師

從勞思光看中共、愛港力、林老師

如果這些人是權貴,他們為了轉移視線而批鬥林老師,倒屬可理解的範圍;然而,當日出席的親共走狗大部分出身基層,竟然甘為鞭打自己的奴隸主去服務,實在令我大惑不解。 這時候我回想起勞思光先生在七十年代寫過的短文:《一個嚴重的思想問題》,可能有解釋此奇怪現象的答案。幸虧勞思光先生已在上年仙遊,否則看見他生活多年的香港毫無寸進,恐怕不被氣死也會變成植物人。 勞思光區別知道客觀之理和有客觀之理...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自從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後,香港除了葉劉和梁錦松下台後,再加上董伯伯腳痛下台,香港就只有沉淪,沒有好過。基層,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產,也不再是天之驕子。只有商閥極盡剝削之能事,繼續搜刮民脂民膏,以充實他們早已爆軚的肚腩。 而梁振英上台,甘願做幕後勢力的兒皇帝,他要的不是齊心治港,而且齊心分贓。從麥齊光十日內墮馬,林奮強無限期休假,然後顧命大臣張震遠也涉及商業欺騙——有云不知其人可觀其友,梁振英的班子不是誠信破產,就是居心叵測,梁振英的能力和誠信如何,可見一斑。...
只准丘成桐放火,不准陳為廷點燈

只准丘成桐放火,不准陳為廷點燈

經濟日報在一月四日為港產教授丘成桐做了一個訪問,文中丘成桐大發膠音,在未對香港的情況有清楚的了解時就說三道四,但因為他是長輩,又是斐聲國際的學者,無辜的香港學子就得硬接他的謾罵,平白吃了一劑沒有藥用價值的苦水。 在台灣,有一個學子陳為廷當著傳媒面前,用激烈的語言批評了年長的教育部長蔣偉寧,被傳媒圍攻說他不尊師重道,沒有禮貌。其實該蔣偉寧沒有尊重過學生,為甚麼要學生尊重他?可是,因為他有點年記,所以陳為廷只好蒙受不白之冤。...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