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納粹特色的執法藝術

有納粹特色的執法藝術

民主黨的區議員許智峰早前被無理抬走,記者追問禿鷹,禿魔權威地聲明警員依法辦事,喝令記者們回去詢問法律顧問。有電視台真的做足功課,詢問了法律顧問,再追問禿鷹,結果禿鷹趾高氣揚地拒絕回應。一時還以為他「直把香港當大陸」,差一點就要依「尋釁滋事罪」法辦記者了。 禿鷹的傲慢,證明了香港進入了有納粹特色的法治城市。如果我們仍然默不作聲,這樣只會縱容禿鷹將警隊納粹化。 在民主國家,法律的主要功能是監督官員的,警察是人民的公僕;在納粹國家,法律的主要功能是陷害平民的,差人是權貴的爪牙。新香港的法律已經越來越像後者了。...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給你一個上街的理由

自從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後,香港除了葉劉和梁錦松下台後,再加上董伯伯腳痛下台,香港就只有沉淪,沒有好過。基層,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產,也不再是天之驕子。只有商閥極盡剝削之能事,繼續搜刮民脂民膏,以充實他們早已爆軚的肚腩。 而梁振英上台,甘願做幕後勢力的兒皇帝,他要的不是齊心治港,而且齊心分贓。從麥齊光十日內墮馬,林奮強無限期休假,然後顧命大臣張震遠也涉及商業欺騙——有云不知其人可觀其友,梁振英的班子不是誠信破產,就是居心叵測,梁振英的能力和誠信如何,可見一斑。...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