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程總是屢敗屢戰 切忌孤注一擲

民主進程總是屢敗屢戰 切忌孤注一擲

反逃犯條例滋生的反抗運動,已經持續了一個半月。香港人和青年人向全世界展現了新型抗爭運動的可能:在沒有一個領袖或大台下,大家各施其職,各盡所長,將政權的醜態暴露無遺,讓我誤以為無政府主義已經成功實踐。相信這次網民和連登仔會在全球民主史里留下一筆記載。 誠然,我在這場抗爭運動出力甚少,不打算做網上軍師。但是不才如我,在近來的抗爭運動觀察到兩個憂患,希望能謙遜地提出的意見,集思廣益。 爭取民主的示威者切忌末日論調...
網民夢會董直筆

網民夢會董直筆

他,是網上的輿論領袖。被他所攻訐過的人,成百上千。從街邊的不文明行為到左膠的垃圾大愛言論,他都有出力批鬥,為的,就是心中的一腔正義感。 有天,他發了一個明晰夢,夢見自己到了地獄,竟然見到春秋戰國的名史董狐被罰做苦工。他聽說過董狐曾寫「趙盾弒其君」,將莫須有的罪名嫁禍給忠臣,他心中的正義感終於爆發,遂有以下的對談。 網民:哈哈哈!你這王八,終於有今日了,當日你為專制君主塗脂抹粉,今日終於要受罪了。 董狐:你有甚麼資格笑我?如果我是王八,你就是烏龜。早晚你也要下地獄,到時我以前輩之尊來差遣你。...
阮偉明與網民稱兄道弟?

阮偉明與網民稱兄道弟?

現在才發現,阮偉明和香港某些網民,真是難兄難弟,當中的共通之處,讓人懷疑他們一眾人是不是前世是否撈亂骨頭,所以才會如此巧合。 可能有一些讀者會認為我瘋子自述,反問阮偉明和一眾網民有何相似的地方。的確,最近網民出來反對司法不公義,就是衝著阮偉明輕判Amina Bokhary而來。雖然網民對阮偉明單方面有大恨,但不代表他們的思維是相異的。正如希特拉和史太林雖然是敵人,但兩人都是專制主義者。 究竟,阮偉明和一眾網民的相似點是甚麼?就是他們對上流社會的態度,是如斯鵪鶉。 看過報紙的也知道,阮偉明今次輕判Amina...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