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善軒和蕭若元所追求的民主,會於關鍵時刻背叛普羅香港人嗎?

趙善軒和蕭若元所追求的民主,會於關鍵時刻背叛普羅香港人嗎?

趙善軒和蕭若元追求的民主,目的地和香港人相同嗎? 趙善軒和蕭若元是知名的youtuber,靠著反共和高舉民主大旗,吸引了不少追隨者收看他們的節目,甚至多番課金給兩人,而反送中運動更加讓兩人聲名大盛,他們的言論儼然代表了民主自由的「最」前沿理論。 若果你是中產或有產階級,對於趙善軒和蕭若元兩人的言論如癡如醉,胡啟敢我不便有意見;但若果你是基層或工人階級,把趙善軒和蕭若元當成是民主救星、自由聖人般看待,胡啟敢我覺得你們可真要警惕,趙善軒和蕭若元追求的民主,和你們所追求的民主是否一致,道路是否相同,目的地是否也相同?...
蔡子強接受01訪問錯判香港民主死因,但是本土派內的本土右翼有資格恥笑嗎?(上)

蔡子強接受01訪問錯判香港民主死因,但是本土派內的本土右翼有資格恥笑嗎?(上)

啟敢要告訴你的是 蔡子強接受香港01訪問的錯誤,沈旭暉的指責其實誤中副車,不能正中核心。 雖然這件小事已經過去,不過啟敢身為左翼,還是為此話題發一下牢騷吧。 蔡子強接受01訪問的民主心態可笑 蔡子強對民主的心態倒也可笑。就像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時,民主和普選都是一個被污衊的名詞——因為當時的有資產階級(一如大學講師,中產的蔡子強)都安逸於自己享有的特權和財富,他們深深恐懼若果給予勞動階層和普羅民眾更多的政治權力,自己藉著民脂民膏所享有的榮華富貴,就會化為烏有——因此誓死反對全民普選。...
11月11日除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日,也開啟了共產黨赤色專政的悲劇

11月11日除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日,也開啟了共產黨赤色專政的悲劇

前天是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日子,現在,很多西方國家的人們,都會用罌粟花來紀念死於戰爭的士兵。 然而,啟敢請大家回顧歷史:其實這一天之後,戰爭並沒有結束。而且,因為西方列強的私心,這天之後西方列強所進行的不義戰爭,間接促成了共產黨於各國的暴政和赤色恐怖。 11月11日不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日...
杯葛立法會還是加入臨立會?看最反對議會的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如何辦!

杯葛立法會還是加入臨立會?看最反對議會的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如何辦!

中共的橡皮圖章人大「通過」容許立法會現任議員延任一年,包括被DQ的議員。現在黃營就立即因為中共的詭計而陷入分裂。一方主張杯葛,一方主張應該寸土必爭,加入議會阻止保皇黨通過惡法。 胡啟敢愚見認為,現存坊間的正反言論,都有如隔山打牛,沒法切中要害。胡啟敢不才,借鑑歷史上的民主運動,看看前人的成功是否能啟迪香港的民主運動。 列寧和布爾什維克應不會被誣醉心議會或立法會...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