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測試自己的意識形態!

圖片引用自http://politicalcompass.org/

我其實相當不滿傳統史學對左右派都冠以「極權」的稱號,因為這樣並不客觀。例如左派,有專制如史大林,毛澤東,亦有像長毛梁國雄,或是國際上社會民主主義者般擁護民主;右派亦然。所以,我們實在應兼顧這個情況。以下就有一個新角度:


留心上圖,這結合了經濟取向以及政治取向來評估一個人,我們依據傳統的分法,將橫向線用來顯示一個人的經濟取向是接近左派或是右派;再用縱向線來顯示一個人是親自由主義還是親獨裁主義。

這是一些歷史人物的舉例,你會發覺其實史大林和希特拉的專制程度是不相伯仲的,他們的分歧僅在經濟取向上。他們的政治取向是非常合拍的。

以下是我的意識形態取向,我果然是一個左派民主主義者,和孟德拉,甘地相似。

想測試自己的意識形態,可以到http://politicalcompass.org/進行測試。我不辭勞苦,將測驗卷的內容由英文翻譯成中文,準確率估計也有80%。除了部分內容不能理解,就靠大家「執生」了。

以下陳述,依你的價值觀回答選擇非常不同意、不同意、同意或非常同意其中一個選項。

如果全球化是不可避免的,它應該為人道服務先於跨國公司的利益。

我經常支持自己國家,無論它的行為是對或錯。

對自己的國家感到自豪是愚昧的,因為人出生在某一國僅是偶然。

相比起其他種族,我們這個種族是優越的。

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

違背國際法律的軍事行為有時是正當的。

我為資訊娛樂化感到擔心。


事實上,人類往往是被階級(class)所劃分多於被國籍(nationality)所劃分。

控制通貨膨脹重要過控制失業率。

公司會自發地保護環境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它們需要被管制。

「依據一個人的能力與需要分配資源。」是一個好主意。

可惜的是,連水這樣的生活基本需要,都變成奢侈的樽裝水消費品。

土地不能被買來賣去。

可惜的是,有些人有能力賺取大量財富,可是卻不懂得將其回饋社會。

保護主義有時是需要的。

公司只有一個社會責任,就是給股東賺取利潤。

富人被抽稅過多。

越有能力給錢的人,應獲得較高質素的醫療服務。

政府應處罰誤導公眾的商人。

我們需要管制掠奪性的跨國公司,避免它們製造壟斷,以達致真正的自由市場。

市場機制越自由,人們越多自由。


若果女性的生命不受威脅,墮胎應該是非法的。

所有權威應受到質疑。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納稅人的錢不應被用作支持那些不能在商業社會生存的博物館或劇場。

學校不應強制學生上必修課。

好家長有時需要體罰他們的子女。

子女有些不能給父母知道的秘密是自然的。

種植或吸食大麻應該非法化。

學校的基本功能就是令下一代能找到工作。

不應讓有嚴重遺傳病的人生子女。

兒童首要做的是服從紀律。

沒有野蠻或未開化的人,僅有文化差異。

有能力工作卻不肯做工作的人不應期待有社會援助。

遇到麻煩時不應去想它,而應把自己置身於愉快的事情中。

每一代移民到其他國家的人,往往是身心不圓滿的。

優待成功的公司,即是對大家好。

任何一間廣播機構都不應獲得公眾援助,即使它是獨立的。


我們的自由被過分約束,由於所謂的防範恐怖主義。

一黨專政的國家相比民主制度的國家,好處是施行政策速度較快,不會延誤。

雖然電子時代令到政府監察比較容易,但是我們仍需要擔心做壞事的人。

對於一些嚴重罪犯,判處他們死刑是一個選擇。

在文明社會中,最常有的人不是服從命令,就是下達命令。

抽象藝術不是一切,不應被視作藝術的一切。

對於罪犯的處刑,懲罰他們比教導他們重要。

要某些罪犯悔改是浪費時間。

企業家、商人或廠商比作家及藝術家重要。

或者母親可以去工作,但是首要是工作是照顧家庭。

跨國公司經常不道德地開採/掠奪發展中國家的資源。

制度上的穩定是重要的。


星相學能夠準確解釋很多事。

道德必須有宗教支撐。

慈善機構比政府的社福機構較好,因為它們真誠幫助窮人。

有些人天生就經常倒霉。

學校應該向學生慢慢灌輸宗教信仰,這是重要的。


沒有結婚的性行為是不道德的。

同性戀者如果感情關係穩定,不應排斥他們領養小孩。

色情文學應該合法化,允許成人觀看。

兩個合意成年人之間的私生活與國家無關。

同性戀是不自然的,不正常的。

雖然性開放是好的,但是步伐太快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