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2017年特首選舉沒有公民提名……

如果「香港2020」的方案通過,而民主派藉此贏得2017年的特首選舉,香港的政局會如何發展?

首先,中央會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來恫嚇商界和專業界別的人士,喝令他們不能加入泛民的新政府,因為商界和專業界知道這次選票只是中央失誤,所以他們立即歸邊,全部不加入政府,泛民立即變了無兵司令,只能任用無行政經驗的同好來出任司局長。

然後,2016年選舉產生的立法會仍然保皇黨居多,他們立即變成了「最堅定的反對派」,對泛民的政策不是拖延,就是破壞,甚至全部否決,然後動用他們的區議員機器日夜在地區謾罵泛民新政府,泛民施政舉步為艱,而民望立即一落千丈,因為他們覺得泛民做不了事。

然後,被中央收買的媒體,日夜對泛民政府展開文革式的批鬥,因為泛民的司局長行政經驗不足,屢屢被找到錯漏,然後親共媒體和網上五毛日夜批鬥,營造了政治危機,而部分泛民司局長的下台更加會變成了自我實現的預言,使民眾覺得泛民政府一無事處。

到泛民的民望下滑到一定水平,中央統戰幾名騎場的泛民立法議員,剛好夠通過彈劾泛民特首的議案,外加愛字頭的組織大搞打倒泛民的示威,泛民在民望低劣的情況下提早下台,然後在特首補選中,中央大灑金錢讓親共的特首勝選。

最後,連同立法會的保皇黨議員,通過一個功能組別永遠長存的立法會議案,變成了定制。

之後藉控制選舉委員會逐步清洗原本在提名委員會中的商界勢力,然後用紅色背景的委員來代替,商界此時發覺已為時已晚,因為泛民勢孤力弱,無法再聯合共同抵抗中央。

最後,由紅色背景控制的提名委員會一致通過選一名地下黨員作特首,然後這個特首再消滅立法會的民選議席,最後宣佈廢除一國兩制和普選制,正式回歸大陸的制度。

當然,過程中少不了加快新移民換血的速度,然後溝淡港人,以便泛民在立法會選舉大敗,通過任何假民主方案。

希望這個預言不是真的。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