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蔣旻正是披著激進皮的葉建源

0
498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教育界有初選是好事

2020立法會選舉,各路人馬摩拳擦掌,筆者絕對贊成初選,選出最有抗爭意志,最能堅持五大訴求的議員入立法會爭取民主。筆者亦不滿教協恃著勢大,拒絕和蔣旻正進行初選,有失風範。而且葉建源多次在投票立場背叛香港人,實在令人懷疑他是否能堅持五大訴求。

然而,筆者卻提出另一角度分析教育界選舉。我認為蔣旻正雖然在爭取五大訴求及投票民主的立場,比葉建源這廝軟皮蛇堅定,但唯恐蔣旻正在教育政策的立場一片蒼白,他就算能勝選入立法會,也只是披著激進皮的葉建源。

其實,教育政策除了要關心老師的訴求之外,作為民間的反對派,亦應該要提出先進的學生政策綱領,造福學生。

教協輕視學生權益的改革

這也是教協的罪孽——自司徒華主政以來,半個世紀都交了白卷,一事無成。教協對於學校如何侵害學生的人權和自由,例如髮禁和服禁、老師和學生的權力不對等,可以任意凌辱學生等等;一直視若無睹,沒有引進西方先進的教育民主和人權理論,向政府施壓,要求學校由封建體制向人權治校邁進。

張文光繼任,繼續蹉跎二十多年歲月。及後民間有兆基創意書院嘗試推行人權治校,廢除髮禁和服禁,讓學生參與校政,但是沒有引起社會討論、譴責香港的中學如何專制獨裁。葉建源雖曾任該校校長,但是自從他加入教協後就迅速被教協腐化,絕口不提人權治校作為其教育政綱,以討好保守的老師。而最近有學校迫害學生,不准學生發表五大訴求的政見,傷害學生的言論自由,教協也沒有發聲明譴責,警告或懲處相關教師。

然後,激進的青年團體如學民思潮和香港眾志,也迅速被香港的政治大議題收編,沒有就青少年在中學遇到的人權剝削作出抨擊及提出改革的呼聲,例如要求廢除髮禁和服禁,加強學生在學校的人權。而香港眾志這樣的青年組織疑似要討好中產,也沒有提倡激進的教育綱領。

民主不止於投票,亦應有生活落實

民主,除了投票民主之外,亦應該在生活每一個範疇,例如學校和職場,都應該有民主自治的政策,才能夠讓公眾體會到民主對自己的益處和可貴。誠然,香港現在連投票民主也沒有,但為了吸引更多民眾支持民主運動,就應該提出民主融入生活每一個範疇,讓民眾知道民主不止於投票,也能主宰自己的生活,這樣的民主對民眾才有吸引力。

而台灣的學生組織沒有被政治大議題所收編,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一直爭取廢除髮禁、服禁、人權治校。終於在千禧年民進黨上台執政,得到實現。雖然現在有不少台灣私校仍信仰專制,陽奉陰違,私下用變態校規、髮禁、服禁等剝削學生自由人權,但是學生組織在公民社會仍然奮力反抗,拆穿這些學校的醜陋一面。

蔣旻正和眾志比左派落後20年

若果要吸引更多年青人加入民主運動,就應該向他們揭示民主如何改善和影響他們的生活,維護他們的尊嚴不受學校剝削。因此,若果是進步的政治家,好應該提出除了教師福址之外,有關學生的教育綱領。其實,早有馬克思主義政治組織先驅社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參加立法會選舉時,已提出類近的教育綱領,促進學生人權。可見蔣旻正、黃之鋒、香港眾志,足足落後了二十多年!

可嘆的是,蔣旻正只是打著「我比葉建源激進」的大義之旗,但是在學生政策上卻空洞無物,就算他能取代葉建源選上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每一個中學生的權利和自由仍舊受學校剝削不變,民主只是淪為口號,不能吸引更多人。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