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騷亂的幾點想法

首先是本土民主前線,只有梁天琦被捕,而騷亂的主謀,在網上力主勇武抗爭的主將黃台仰、鄭錦滿和熱血公民匪首黃洋達等人暫時安然無恙,令人懷疑他們是否政府的無間道,藉旺角騷亂讓梁天琦光環加身,旨在讓他在新界東補選吸收更多激進派選票,以讓楊岳橋落選,以便為修改議事規則開大門。

觀乎本民前和熱血公民的匪首一直沒有任何大罪上身,相反學民思潮的林淳軒一控就被控重罪暴動罪。可見689真的不把本民前和熱血公民放在眼內,相反卻要如此打擊學民思潮,旨在讓和理非非的保守中產對學民有負面印象,更令人懷疑本土派和政府的關係。

正如香港民進黨召集人楊繼昌所言,之前退聯派對學聯等人在佔中升級失敗大加苛責,甚至出動退聯來肢解學聯;現在本土前和熱血搞的魚蛋革命失敗,好應該追究責任,發動「退本民前」和「退熱血」的抗爭運動,否則就是雙重標準。

究竟這次是警方無能搞出的意外,還是政府密謀借此騷亂為通過廿三條造勢,只能看事情的發展。令人奇怪的是,689過去三年一直離港過年,為甚麼今年一反常態在港過年?除非他早知騷亂會出現,要有一個好時機,發佈聲明來恫嚇港豬支持保皇黨。

這次頂多是騷亂,而不是暴動,暴力程度遠遜於外國的暴動。若果真的是像外國的暴動,周圍的商店早就被搶劫一空,體無完膚了。而警民衝突的程度,比起外國的示威者會擲燃油彈,其實已算輕微。

這定警方食髓知味,享受過用權力和暴力來凌虐示威者的快感,包括開槍,用警棍暴打示威者,以後警察會否鎮壓示威者越發暴力?反而不利香港的抗爭運動?不得而知。

某中大社會學講師在面書的言論,大概是打醉拳,寫一些模棱兩可的右翼留言,你根本不知道他的真正想法是甚麼,只能腦補意會,結果更加能夠煽動右翼情緒,這種人就最恐怖。

從來,暴力的詮釋權一直把持在政府和資本家手中。只要你的行為是威脅了他們的既得利益,就算你只是和平遊行和示威,你也會被抹黑成非常暴力。就像當時婦女去跑馬拉松爭取平權,在今天看來十分和平,在當時也被視為激動危險的行為,因為威脅了男性為主的統治利益。若果有利統治者和資本家的統治,就算是像六四解放軍屠殺學生,也被視為偉大光榮正確。這次的魚蛋騷亂,也可以這樣看待。

我不否認當暴力是可以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但是當你沒有本錢去進行暴力革命的時候,你只能用非暴力來作手段抗爭,否則下場就和巴黎公社一樣。深深痛恨那些明知香港沒本錢搞暴力革命,卻鼓吹暴力情緒,推別人去死,自己就撈政治本錢的人,如無神論的巴別塔劉正、張X暋、黃洋達、陳雲根、黃毓民等人。

今天看新聞發現被控人士有不少人是無業、學生、及基層,於是某右翼中大博士就諷刺說左翼人士一個都不出現,相反被捕人士就有許多是無產階級。我想說的是,歷史上,最擅長利用無產階級去奪權的人,有不少是極右,如希特拉之流。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