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論:學生為香港犧牲至鉅,但是教協似乎把學生當棄子?

0
9085
教協當學生是棄子。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舉手之勞,免費)!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為免被人說是分化撚,我儘量用溫和的語調去解釋這個標題。

毫無疑問,這次逃犯條例能夠在6月時暫緩,10月時撤回,必定不能忽視眾多年輕人,他們用生命、汗水、血淚,甚至錦鏽前程所換來的。這次眾多年輕人被誣告暴動罪,在香港史中屬史無前例。雖然有時年輕人行為過火而失民心,然而若果有後世的歷史學者記載香港的民主運動進程,這群年青人必定名留青史。

不過,當年輕人和學生為了香港的前途衝上前線、賠上前途、甚至傾注生命,身為收成期的和理非,有做好後衛的工作嗎?儘管,和理非怕死而不敢上前線;儘管,和理非因為薪高糧準而不敢激進起來;但是,不少上了年紀的和理非其實在自己的職場有一定的權柄,他們有為學生和年輕人舉起保護傘,讓他們少受國家機器和藍絲權貴的無情之雨拍打?

就這個觀點來看,教協身為謳歌民主自由人權的教育工會,似乎力有不逮,甚為失敗!

教協縱容藍絲會員壓迫黃絲學生

筆者先不說教協身為民主工會,由司徒華主政開始,從來都放縱會員和學校用校規剝奪學生的種種身體自由和其他人權自由了。

退一萬步而言,就算學生的言論自由和在外的政治表態的權利,教協都似乎沒有公開行動去保護學生,以免他們受到學校用校規來迫害。網上已經有不少傳言,指藍絲的學校權貴運用學校的懲罰機制,每當學生發表支持抗爭、民主自由的言論,藍絲權貴就會迫害他們。

例如,有學生爭取在校內歌唱會唱《願榮光歸香港》被學校訓斥,在便服日穿黑衣回校被訓導嚴懲,有學生因為在校外發表支持抗爭言論而被學校訓導侮辱懲罰,有學生在外參加政治運動,回校被秋後算帳。這些學生根本連校規也沒有違犯,只是藍絲權貴為了奉迎上意而用莫須有的罪名來羞辱學生,是對學生的人權和自由的嚴重侵犯!但是教協對於學校侵犯學生的人權自由,連發一個聲明譴責這些藍絲學校權貴也不肯,我就不知道教協如何實踐它的宗旨,以及保護學生了!

更糟糕的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想引用殖民地惡法,箝制學生在校內享有的政治討論自由,但是遲鈍的教協仍然沒有發聲明譴責,去找對策保護學生(我已經沒有追究為甚麼司徒華在回歸前沒有爭取廢除此惡法,莫非他也認為學生沒有獨立思考,無資格在校內享受政治自由?)

除了教協對於學生的政治人權和自由受侵犯貌似沒有任何表示之外,我也很不滿那些薪高糧薪,身為教協會員的老師,明明是支持這場運動的,但是見到一些比較走得前的老師被教育局殺雞儆猴,一些學生被藍絲權貴欺凌時,卻變成縮頭烏龜,連團結一起向校方施壓,或者集體迫令教協那群離地領導起來行動也不肯。你們真的對得起學生和年輕人嗎?莫非你們教師只當教協是超級市場,而不是一個民主抗爭和保護學生的工會嗎?

我真的很希望,教協作為全港最大的工會,又坐擁最多資源,真的能夠行動起來,聲援那些被學校權貴迫害的學生。若果連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也不為,這樣代表教協在民主運動已經是拖後腿的垃圾,垃圾就有一天要被掃進垃圾筒,運去堆填區!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