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支聯會

流水革命文宣漸重蹈支聯會覆轍

無論支聯會和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都有類近的地方,就是強調受害者被極權打壓好慘好慘,只是支聯會強調六四死難者被解放軍屠殺好慘好慘,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則強調香港義士被黑警虐打強姦殺死好慘好慘。我們不應重蹈支聯會覆轍,以為其他香港人了解黑警的暴行就會義憤填膺,落力參加民主運動,或者在立法會投票給非建制派。

Read More

我在支聯會青年組嘗試活化創新的下場

總結支聯會高層當時(2008年)對我們同人本的態度,也許是一種由得我們自生自滅的態度。他們雖然願意讓我們嘗試用日本漫畫作媒介來講述中港民運。但持平來說,支聯會高層做得仍然不足:當時他們並沒有好意識到如何用年青人的媒介(如漫畫、電影、明星、次文化)來和年青人溝通,傳遞民運的訊息。

Read More

就是中學的小事,讓我參加六四集會

讀了許多書和政治學理論後,現在驀然回首,才知道,讓我關心六四,是因為我和六四死難者同病相憐!我們都感受到,沒有徹底民主的恐怖!就像我中學的時候,學校是獨立王國,缺乏外來的權力制衡,那怕我是一個完全遵守校規的學生,只要老師不高興,就可以無理由下侮辱你、用強權懲罰你。

Read More

從歐陸政治哲學家看青年人對六四興趣缺缺的原因

可是,不客氣地說,手執六四大旗的老泛民和老一輩,就此做得甚為失敗,結果年輕人覺得政治與我何干,犬儒起來對政治冷漠。老泛民多年來的總目標以及運動的宣傳文宣,都只局限於議會民主和投票民主,不強調諸多領域的民主,讓年輕人感受不到民主的重量。

Read More

支聯會真是「垃圾食物」?看了這個人的理論,我不禁改變立場了……

最近六四過後,自詡最為香港人著想的本土派「悍將」周豎峰,稱支聯會等人是對香港有害的垃圾食物。一邊廂,不少媒體都進行專題訪問,探討大中華派和本土派政治人物的論點和分歧。然而,選民在選擇候選人時,他們的身分認同,真是重要嗎?從左翼的列寧的觀點參考,其實,就算大中華真是垃圾食物,笨土派也是!

Read More

齊克果在清明節時論六四集會分家……

只能猜想的是,各間大學學生會分家舉辦六四集會,是有種現實的兩難,一方面,這些以本土派為主的學生會,一方面想追求本土和去中國化,但是又不能不正視六四事件和悼念六四亦是很多香港人對中國關懷的一種思緒。為此,他們只能先和被標籤為大中華膠的支聯會割蓆,然後在舉辦六四集會時,慢慢地滲入本土的元素。

Read More

檢討支聯會的檢討

不過如果支聯會真的虛心吸引意見,一定得冒險,就是仿效戴耀廷的佔中商討日,專找一些反對意見來到場「搗亂」,這樣才能找到民意所在。當然其中不乏離地派和騎場派,但是不冒一點險,真意見不能出現。不然再找意識形態相近的人談論,一定不會有新思維。正如一堆剩女討論為何沒男伴,99.9%的討論結果都是因為男人衰,男人劣,男人賤!

Read More

馬克思的誠實 離地的勇武

我心想,如果這樣的「勇武」都算勇武,那豈不像阿Q正傳中那個阿Q去尼姑庵打碎了「皇帝萬歲萬萬歲」的龍牌,就以為推翻了滿清王朝一樣荒唐?那致孫中山、黃興於何地?各位城邦信徒,自城邦教立教以來,無不在此等小事進行精神自瀆,我覺得實在是大材小用了,懇請他們救黎民於共匪之中,不要再在腦中補完城邦自治,走出來抗爭!溫匪家寶不是說過,讓行動表露在陽光底下嗎?

Read More

是支聯會獨裁?還是民間團體太自愛?

我不是說支聯會沒有問題,事後和支記的義工收拾東西,建議他們和民間團體開心見誠地討論這個問題,謀取皆大歡喜的解決方法,但是,他們有點恃老賣老和自暴自棄,覺得年輕團體勸完都無用,所以不做,這種對年輕人的不信任心態,他們也有錯,但是,若然不是民間團體這樣自愛,他們會有這樣的心態嗎?這,難道不是一個惡性循環嗎?

Read More
Loading
  • All

流水革命文宣漸重蹈支聯會覆轍

無論支聯會和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都有類近的地方,就是強調受害者被極權打壓好慘好慘,只是支聯會強調六四死難者被解放軍屠殺好慘好慘,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則強調香港義士被黑警虐打強姦殺死好慘好慘。我們不應重蹈支聯會覆轍,以為其他香港人了解黑警的暴行就會義憤填膺,落力參加民主運動,或者在立法會投票給非建制派。

訂閱我們的網頁吧!

勿失機會,搶先看到新搞作!

每日一問

立即打賞

關於我

work201402_a

我本來是一個平凡的人,因為生活有一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要詳細了解我,倒不如慢慢看本校的文章吧。

搜尋欄

Send this to a friend